千亿国际app授权平台

    中华曲氏网 2018年4月25日 碧溪


   在伤多于病的年代,云南伤骨神医曲焕章和他的白药被人们越传越神奇。将士出征,百姓行脚,都以能够随身携带一小瓶白药为最大安慰,比干粮还珍贵。 云南白药,是中华医药文化遗产中的一朵奇葩,也是民族实业伴随着时代风云颠簸,从艰难挣扎中蹒跚走出的一株不灭的火种。 云南白药,创始于上世纪之初,辉煌于抗战岁月,曾为千百万抗战将士和百姓解除伤痛之苦,然又饱受磨难,至新中国诞生后方重获新生,得到长足发展,于今闻名遐迩,名震四方。  它的创始人,就是被称为云南白药之父的曲焕章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乡村郎中的创药之路   曲焕章,原名曲占恩,字星阶,光绪四年(1880年)生于云南江川县赵官村。曲焕章七岁丧父,九岁丧母,全靠祖母与姐姐抚养成人。12岁时,他被送到姐夫(袁恩龄)家学中医伤科。开始他坐不住,后来才发现这些丸散膏丹、花花草草里的趣味,于是小小年纪一边随姐夫行医,一边学习加工配制伤科用药的医药学知识。15岁时在袁家药房当帮工,继续自习医药。17岁娶妻李惠英。20岁开始独立行医,并自己动手配置伤科药方。1902年,他配制出一种治伤药,叫“万应百宝丹”,验用于临床实践中,效果不错。曲焕章渐渐在江川一带小有名气。    至今,关于曲焕章创制云南白药有多种版本传说。其中他老家流传的是这样的 村边的水塘稻田里有一种体形较大的蛙类,当地人叫“石蚌”。人们捉来石蚌后,怕它们逃跑,就将其腿折断扔进篓子里带回家。曲焕章一次捉了石蚌后顺手拔了一把草塞住篓子回家,第二天却发现篓子里石蚌的腿竟然好了。曲焕章如获至宝,便自采药材,加工后配置成“撑骨散”以及其他伤科药,经反复试制和实践,终于创制了云南白药。  而在1930年前后,曲焕章本人则在报纸上宣称,说他的百宝丹(云南白药原名)是受“异人”传授。1956年的《云南日报》上登载了曲焕章妻子缪兰英的讲话,也证实了这一点,并肯定这个“异人”就是武当派道医姚洪钧。据缪兰英讲述,1906年,曲焕章因被迫给土匪医伤,被人误告通匪,受到官府缉捕。曲焕章仓促逃走,多年不敢回家。并将原名曲占恩改为曲焕章,在红河一带做游医为生。   一天,他正在个旧街市摆摊行医,毒疮发作,几乎丧命。刚巧被一位道医见到,救了他的性命。    救他的竟是被人称作“滇南神医”的姚洪钧。曲焕章闻名已久,既得见,便拜为师傅。从此,跟随师傅在云南北部、四川、贵州一带,鹤迹仙踪,行走民间,治病救人;遍游山川,采草配药。这样,一直到师傅去世,他又一次失去亲人,哀痛之后,继续行医制药,心无旁骛。        1916年,他在原来“万应百宝丹”的基础上,又加师傅所授和后来不断改进完善的独门特效治伤药,改名“曲焕章白药”……   相比而言,曲焕章本人及妻子缪兰英的说法更“靠谱”,也经得起推敲。因为任何伟大的发明创造,不经身体力行的反复实践并通过实践的检验断难成功。当年伟大的医药学家李时珍万里踏访深山老林,学神农遍尝百草,反复验证,才能写出传世巨著《本草纲目》,曲焕章与他师傅同样也走的是这一条路。  1913年,出逃多年的曲焕章回到老家时,妻子李惠英因得到消息说他早已客死他乡而改嫁。他再次远走,娶通海县女子缪兰英后,开了一家小药房,坐诊售药。而由他研制的百宝丹经多年苦心临床验证,反复改进配方,也终于大功告成。这种白色的药末具有很强的消炎止血、活血化瘀功能,尤以治刀枪伤及跌打为最。经呈交云南省政府警察厅卫生所检验,检验合格,并列为最优等级,发给证书,允许公开出售,改纸包装为瓷瓶装。曲焕章和他的白药再次名声鹊起。 白药神话       曲焕章的白药尽管在老百姓中间有极好的口碑,名闻天下,曲焕章的“个体经营”始终迈不出滇南一隅,仅够养家糊口而已。    天有不测风云。这期间,他再次被迫为滇南一带土匪头子吴学显疗伤。吴当时胸部中枪伤,逃回老家通海县藏身治伤。曲焕章被吴身边人挟持带到其藏身处时,吴学显已经命悬一线。    吴经曲焕章治疗伤愈后,只说大恩不言谢,便离开了通海。曲焕章也只求不要再次被人发现他“通匪”而告至官府,招来厄运。谁知,这次疗伤给云南白药带来的却是福不是祸,也正应了祸福相依的古话。    时值唐继尧主滇期间,唐继尧采取怀柔政策“招安”了吴学显部,并任命其为军长。吴学显当军长后,没忘记曲焕章当年救命之恩,特地致函曲焕章,约请曲焕章来昆明开业,在昆明市南强街帮他开设了一间伤科诊所。自此,曲焕章及他的云南白药事业起点一举进入省会昆明。   事有凑巧,1923年吴学显率部在广西打仗时又负重伤,右腿骨被枪打断,当时昆明最有名的法国医院、惠滇医院、陆军医院都认为只能截肢,否则将有生命危险。吴学显再次想到了曲焕章,让人请他来给自己治腿,而曲焕章果然用万应百宝丹接好了吴腿断骨,使其行走自如。此事遂成为昆明街头巷尾议论的新闻,曲焕章也因此成了昆明有名的伤科医生,前来求医买药的人陡然增多,生意兴隆。吴学显还将曲焕章举荐给唐继尧,唐继尧礼聘曲焕章为东陆医院滇医部主任兼教导团一等军医。唐继尧亲自他题写了“药冠滇南”的匾额。     1927年,曲焕章总结临床经验,对万应百宝丹反复验证,使万应百宝丹一药化三丹一子,即普通百宝丹、重升百宝丹、三升百宝丹、保险子。伤重者先服保险子,能增强疗效。并经省府化验百宝丹、虎力散、撑骨散,发给证书,且转国府化验立案。1928年曲焕章使其万应百宝丹批量瓶装(长方形)上市,在长江以南诸省出售,还以七折至三折在上海、武汉、香港、澳门、雅加达、仰光、新加坡、曼谷、横滨等地建立代销点。     1930年,曲焕章请人代笔写作《草木篇》,书中记述其所知药物的功能等。1932年曲焕章又开始写作《求生录》,内容是介绍万应百宝丹等一共21种药品的疗效。 为了扩大销售,曲焕章1931年在金碧路开始建盖三层楼的曲焕章大药房,至1933年完工投入使用,开业销售百宝丹。药房大厅悬挂有许多要人的题词,有唐继尧的“药冠南滇”、龙云的“针膏起废”、胡汉民的“白药如神”、金汉鼎的“撑骨散为专药将军”、杨杰的“百宝丹系白药之王”。同年,曲焕章被昆明医药界选举大会推选为中医工会主席。     1935年5月,蒋介石在云南省政府接见了曲焕章,曲焕章送五百瓶三升百宝丹给蒋介石,蒋介石书“功效十全”,并加一张半身像片,送给曲焕章。    1937年9月,滇军60军、68军将士先后开赴抗日前线,曲焕章为全体将士捐赠了3万瓶百宝丹,大大鼓舞了将士们的杀敌之心。在著名的台儿庄战役中,60军将士负伤不下火线,外敷内服白药后继续拼杀。日本报纸惊呼:“自九·一八与华军开战以来,遇到滇军猛烈冲锋,实为罕见。”    在伤多于病的年代,云南伤骨神医曲焕章和他的白药被人们越传越神奇。将士出征,百姓行脚,都以能够随身携带一小瓶白药为最大安慰,比干粮还珍贵。    抗战前后,白药神话登峰造极,国内年销量达到40万瓶,并远销海外东南亚国家和地区。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代药王之死    在普通士兵和百姓眼里,白药是命,曲焕章是神;但在官僚买办们眼里,白药是钱,曲焕章是摇钱树,是特殊“战略资源”,想独霸者有之,欲垄断者有之,想要操控曲焕章和得到白药配方的更是大有人在。     为了让曲焕章交出白药秘方,各色人物纷纷登场,各出各的招,上演了一幕幕令曲焕章悲愤莫名的人间闹剧。    1938年,国民党昆明市政府以“支持抗战”为名,找到曲焕章,宣称国难当头,曲焕章要么交出药方,由“政府”组织生产;要么认捐飞机一架。药方是他的命根子,他当然不能交出,可被强行摊派捐献飞机一架,这也大大超出了曲焕章当时的经济实力。曲焕章可以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,终竭尽所能,认捐滇币3万。然而到同年四月交款时,官方却说曲焕章认捐的是3万国币,折合滇币计30万,曲焕章交不出这么多钱,就被当局关押在昆明市警察局中。曲焕章没有办法,只好托人说情向云南富滇银行借钱,终把30万滇币交清,才被放出来。其前后被关押了40多天。      曲焕章被放出来不久,昆明市政府又以30万滇币不够买一架飞机为理由,逼迫曲焕章再次捐款。曲焕章异常苦闷,处境艰难。    还是这一年,在种种逼迫中走投无路时,重庆政府派人来接他,说国民政府将委任他为中央国医馆馆长,并且是由国民政府委员兼最高法院院长焦易堂亲自出面,邀他“共商大业”。    曲焕章以为是千载难逢的大好良机,即借口去救治因抗战受伤的高级将领,乘机摆脱昆明市政府的纠缠,乘坐焦易堂派来的小车独自前往重庆。    天知道此次邀请其实是一个更为阴毒的陷阱。曲焕章到达重庆后就被安排到机房街中华制药厂内,焦易堂热情地为其设宴洗尘。蒋介石也再一次接见了曲焕章。焦易堂以冠冕堂皇的理由,即抗日救国,要曲焕章参与合办中华制药厂(事实上为焦的私人工厂),办法是叫他把万应百宝丹的秘方交给中华制药厂,让该厂生产万应百宝丹。曲焕章此时才明白其中的奥妙,心中叫苦不迭。    见曲焕章拒绝交出秘方,焦易堂岂肯善罢甘休,遂把曲焕章软禁起来,逼其交出秘方。曲焕章又一次失去了自由。    曲焕章虽然怀着报效国家的激越心情而来,但也并非全无防备。临行前,他已将全部配方交给妻子缪兰英保管,并要妻子在佛像前立下重誓,决不外传。    暑天的重庆,酷热难熬,对于生长在四季如春的江川的曲焕章来说,实在够呛,又加上心情郁闷,苦无出路。于是曲焕章忧愤成疾,先是出虚汗,后又患暑痢,身体逐渐衰弱。1938年8月,一代药王、名医曲焕章不幸辞世,享年56周岁。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  新生与辉煌      曲焕章舍命相保的秘方,如今已成中华文化遗产中的奇宝。    曲焕章含冤死后,他的妻子缪兰英继续经营大药房,但因多方干扰与迫害,加之没有曲焕章坐镇,管理多有困难,生意大不如前,市场上冒牌百宝丹泛滥,金碧路上的曲焕章大药房日渐寥落。    云南解放以后,药房又现生机。1951年百宝丹在西南工业展览会上,荣获一等奖。至1955年,百宝丹月产已达1万瓶。    1955年的一天,缪兰英主动找到昆明市政府,提出要见昆明市的主要领导。当着市主要领导的面,缪兰英庄重宣布:向人民政府献出百宝丹的全部配方。消息一经传开,社会各界纷纷对缪兰英的做法给予高度赞扬。为了表彰缪兰英的巨大贡献,1956年,昆明市人民政府特别为她召开了表彰大会。    1956年公私合营,百宝丹秘方被列为国家保密级配方,政府将曲焕章大药房合并其他几家私营药房,改名为昆明联合制药厂,任命缪兰英为制药厂技师,所出产品称云南白药。    1971年,联合制药厂扩建,并改名为云南白药厂。1978年,白药产量已达到1956年公私合营前的156.8倍。    1995年,云南白药被授予“中华老字号”。“云南白药散剂”、“云南白药胶囊”被列为国家重要一级保护产品。    目前,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,已经发展成为国家二级企业,云南省首家A股股票上市公司。    欣逢盛世的云南白药,正快步走上辉煌之路。曲焕章地下有知,也应足感欣慰。   (曲建森  根据  曲新荣  提供的  2018-03-20 碧溪 抚仙湖悦读  编辑)    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