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政务 > 千钧一发:逃逸系统上演“生死时速”内容

千钧一发:逃逸系统上演“生死时速”

2019-09-25 04:08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千钧一发:逃逸系统上演“生死时速”

千钧一发:逃逸系统上演“生死时速”

  随着人类航天活动拓展到月球、水星、火星,以及太阳系外的星空,世界各国对太空探索的热情越来越高涨,国内外民营航天事业蓬勃发展。同时,我们也应看到,载人航天毕竟是存在巨大风险的“太空旅行”,如何建设高可靠性的逃逸系统,在航天发射出现危险情况时确保航天员的生命安全,日益成为太空探索的首道“安全阀”。

  太空之旅“步步惊心”

  早在1961年,苏联就成功发射了世界上第一艘载人飞船。从那时起,即便航天发射的成功率日渐提升,但载人航天器依旧没有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。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,人们遭遇过各类重大险情,超过30名航天员因此殒命。尽最大可能保证航天员的生命安全,理所当然成为世界各国高度关注的重要课题。

  载人航天器的飞行过程包括发射、上升、下降和着陆等阶段,对应的救生系统也分为发射台紧急撤离、发射上升段救生、上升段高空应急救生、着陆冲击救生、轨道上救生等多个部分。其中,航天员面临的最大威胁还是在火箭发射阶段。2018年10月,“联盟MS-10”飞船在发射后不久发生故障,危险瞬间到来。所幸飞船及时进入紧急状态,两名航天员从8万米高空成功上演了“天地大逃亡”。

 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实现载人航天飞行的国家,苏联最早设想的逃逸方案,就是颇为简陋的弹射座椅。这种逃逸系统脱胎于普通军用飞机的救生设备,主要用于航天员在重返地球阶段弹射出舱,曾装备过“东方”系列载人飞船。在那个连返回舱都尚未成形的年代,看似简陋的弹射座椅,却承担着将航天员带离险境的艰巨使命。

  随着“上升”系列飞船开始配备返回舱,航天发射逃逸系统逐渐兴起。这种逃逸系统能在火箭发射升空出现故障时,启动最上端的应急系统,使得飞船与火箭及时分离,让航天员脱离危险。

  逃离险境的“诺亚方舟”

  仔细观察用于载人飞行发射的火箭,火箭的尖端部位好似都安装了一根“避雷针”,这就是作为救生装置的逃逸塔。

  一旦火箭在发射过程中发生轨道偏离、点火不正常等意外情况,地面控制人员就会向飞船发送逃逸指令代码。得到逃逸指令后,逃逸塔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将载人飞船带离火箭并启动自带发动机,将飞船带到远离发射台的安全地带降落,从而挽救航天员的生命。因此,逃逸塔也被称作航天员的“生命之塔”。

  逃逸塔最初主要应用于人类“水星计划”。早在整体设计阶段,研究人员就创造性地设计了一套安装在飞船顶部的逃逸系统。逃逸塔系统在火箭发射过程中承担着双重使命,一旦火箭在升空阶段出现异常,逃逸塔就是航天员实现瞬间逃生的“诺亚方舟”。即便火箭全过程飞行顺利,逃逸塔也必须随时处于待命状态,以确保能随时应对各种突发情况。

  看似匆忙的“逃逸行动”,其中却包含着诸多精心设计的“大学问”。逃逸可分为整舱逃逸和个人逃逸两种,根据逃生环境又可细分为大气层逃逸和在轨逃逸,大气层逃逸还包括主动段逃逸和再入段逃逸两种情况。使用逃逸塔逃逸,也可分为配有整流罩和无飞船整流罩两种逃逸方案,“联盟”系列飞船主要采用的是配有整流罩的逃逸塔方案。

  当然,航天发射逃逸系统并不仅限于逃逸塔。载人航天的救生装置一般包括弹射座椅、逃逸塔、分离座舱和载人机动装置等,它们各自在飞行的不同高度发挥作用。当飞行高度位于2千米至10千米时,航天员既可使用弹射座椅弹射出舱,也可以启动逃逸塔自救。当飞行到10千米至110千米高度时,就只能启动逃逸塔救生了。

  如果险情发生在逃逸塔分离之后,火箭整流罩上仍然有可以用于分离的火箭发动机,能使得运载火箭和飞船分离。当整流罩抛离后,如果这时再出现故障,航天员只能通过分离飞船返回舱的方法,搭乘返回舱返回。即便是飞船的逃逸系统在遭遇险情时没能自动启动,航天员依旧可以通过座舱内的手动按钮紧急启动逃逸系统。此次“联盟-FG”火箭事故,航天员就是手动启动的逃逸系统。

  载人航天的首道“安全阀”

推荐阅读: